炸酱面

小学生风格,辣鸡写手,求轻喷

一线牵09

一线牵09

 

含私设,00c 预警

生子预警。狗血预警

婉拒ky 若能接受请往下看

 

 

 

   蓝曦臣大婚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修真界,云梦也收到了请柬,江澄看着手里的大红色请柬,久久不语,眠鸢二人也觉得奇怪,江澄将请帖放在桌上

   “阿爹阿娘,此事劳你们走一趟云深不知处,贺礼劳烦您送过去,对蓝家说我身体抱恙就好。”

   “好,既然你不想去,就在家好生歇着,我们代你走一趟就是”

   “有劳阿爹阿娘了”

   江澄独自回了房间,满脑子都是那张大红色请帖,想着蓝曦臣应是很开心吧,娶得良人归,从此夫妻举案齐眉,过一年再添麟儿,儿女绕膝,享天伦之乐,自己也许就是孑然一身了,江澄想着就觉得有些难过,忍不住反胃呕了出来,身体支撑不住的从桌子滑落,晕了过去,再次醒来看到的是虞紫鸢欲言又止的脸

   “阿娘怎么了”

   “阿澄...你...”

   “阿娘我怎么了

   “阿澄,你怀孕了,孩子是谁的”

   江澄听到这话,明显也是吃惊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尚且平坦的小腹,嘴角动了动“阿娘我本以为这辈子我也许就孤独终老了,可老天爷看我太可怜,给了我一个孩子,”

   “阿澄这孩子是谁的,若是有人欺负了你,强迫了你,我一定让他生不如死”

   “阿娘,没人强迫我,是我自愿的,我知道这么做是给江家抹黑了,但我想留下这个孩子,留下来我养”

“唉..罢了随你开心就好,等你哪天想说了再告诉我们也不迟。”

“谢谢阿娘”

 

  蓝曦臣大婚日子定在了八月初二,大婚当天,十里红妆来形容并不为过,云深不知处里也是一片喜气,蓝曦臣脸上挂着标志性微笑,接待着仙门百家修真人士,瞥到一抹紫色,蓝曦臣上前查看,却发现不是自己想看到的人,依旧是行礼

“江老宗主”

来人正是江枫眠“云梦江氏贺泽芜君新婚大喜”

“多谢江老宗主,不知为何江宗主未来”

“犬子前几日偶感风寒,怕病气冲撞喜气,所以并未前来”

“江老宗主既到还请入席,如有招待不周 之处还请海涵”

“泽芜君客气了”

   吉时已到新人就位,拜天地入洞房一整套礼仪折腾下来已是晚上,云深不知处也恢复了以往的宁静,唯有寒室那对龙凤烛燃到天明看一对新人缠绵床榻。

 

   云梦莲花坞

  江澄的害喜反应越来越严重,吃什么吐什么,江澄坚持吐完了再吃,哪怕会再次吐出来,为了腹中孩子也是拼了命了,眠鸢二人看着他折腾的厉害,恨不能把这孩子的爹找出来打一顿好好出气,可谁知这江澄怎么也不肯说说这孩子父亲是谁,二人也没别的法子,只能吩咐小厨房随时都要有人在,防止江澄有了胃口到时找不人

   江澄的身子越来越重了,江澄借口闭关,概不见客,宗内事务皆交给江枫眠处理,江澄移居莲花坞僻静小院精心养胎。小院地处安静一角,推窗入目便是一片莲塘,空气清新,最适合静养不过

 

   江澄的事最后还是被金凌和魏无羡知道了,江澄的宁静日子到了头,两个家伙三天两头的跑来骚扰江澄,金凌好奇的看着江澄的肚子,想摸又不敢摸,江澄被他的小动作逗得笑出声“想摸就摸,又不是玻璃,碰一下就碎了”

   “舅舅,你肚子里的这个是男孩女孩”

   “不知道,男孩女孩都可以”江澄看了一眼魏无羡“蓝湛没和你一起来?”

   “别提了,大嫂怀孕了,没想到他也是地坤,大哥现在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没时间照看宗务,蓝湛现在再帮忙,云深太闷了所以今天回来看看”

魏无羡只顾自己说着,没留意看江澄的表情,在听到那位怀孕时,江澄的脸猛地白了一下,江澄闭眼调整了一下呼吸,端起茶杯喝茶,却没注意到茶水是滚烫的触碰到杯身,烫到手指,打翻了茶水,

“江澄你有没有烫到”

“没事”江澄看这魏无羡抓着自己的手反复看了几次“叫人来收拾干净吧”

江澄站起身,回到房间,一屁股坐在床上“怀孕了..蓝曦臣你应该很高兴吧...罢了本就勉强不来的,都是命运弄人”

江澄低头摸了摸肚子“我只有你了。。。。。。”


一线牵08

一线牵08

含私设,避雷ooc提醒

     生子狗血提醒,婉拒ky

     能接受就下拉看文

 

 

   在休养的2个月里 蓝曦臣也在一直想着那个陪伴着自己的人五感逐渐恢复,虽有养伤却也一直惦记着着,遂一出关使找来了思追追问此事寻人一事可有进展。

  思追犹豫:回泽芜君我们排查近2月暂未收获但有一仙家,姓安,此家家主说他家公子曾在几日前参加了搜寻,在崖底待了五天有余

  “五天…”蓝曦臣小声呢喃。自己当时丧失五感。不知黑夜,细细想来差不多也是五天。

  “思追你且安排一下明日我亲自登门询问若有为他所救山当全力感谢“是!”

 

云梦莲花坞.

江澄的伤精细的养着也逐渐好转了,可总是恹恹的没多大精神、一日里竟有七八个时辰都是在睡着,也只当自己是之前累的,反正都有江枫眠在莲花坞坐镇。

  一日江澄睡不着便了校场看宗门弟子练习。魏无羡到处招不到人,便也猜到了人在校场一路找了过来,师兄弟二人坐在凉亭里喝茶,

  “江澄,前几日蓝湛传书来,蓝大哥前往乐陵寻找救命恩人了”

江澄顿了顿“什么救命恩人?”

“蓝大哥之前在三泉山受到穷奇袭击说是有人在崖底救了他说是一直在照顾着。蓝家人的脾气你也知道知恩必报的,这不蓝大哥已经动身前往接人了.不出意外的,应该会接回蓝家好生相待”

   江澄听了这话只觉得有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上来,明明是艳阳天,却如至冰窟,让人生寒,江澄沉默半晌才接话“看来蓝家又要办喜事了,提前恭喜好了”

   “这也说不准的事,万一只是答予谢礼也说不定”

“确实”

接下来的话江澄却是听不下去了,只是心不在蔫的有一话接一话,魏无羡也看出了不对,问他怎么了,江澄也只是推脱累了,魏无羡也不疑有他,毕竟却是这几天江澄精神不好,也没多打扰,就告辞了,留江澄一人坐着想事情

 

乐陵安氏

 蓝曦臣一行人御剑到了乐陵,安家家主早就恭候在家门口,见蓝曦臣到了,变让进会客厅,一番寒暄过后,蓝曦臣挑明来意

“在下听门生回禀说令郎曾在崖底带过,在下今日前来便是来询问一二,若真是令郎所救当致谢意 。”

“实不相瞒,犬子之前确实也曾参与救援,但失联五天,老夫也不知道犬子五天做了何事具体泽芜君可问犬子”

“那令郎现在何处,可否一见”

“犬子归来后变卧床养伤,泽芜君若想见可去犬子卧房一见”

“烦请安宗主带路”

“泽芜君请”

安宗主引蓝曦臣至一间房间外“此处便是小儿房间,泽芜君想问什么就是,不过小儿身体不好,还望泽芜君见谅”

““多谢”

蓝曦臣推门而进,床上卧着一男人,时不时的一声咳嗽,以及满屋子的药香都在无声告诉这访客这人身子不好

 “安公子,涣贸然拜访实在是唐突,但有一事涣不得不问清楚”

床上人闻声起身,面容虽是病态的白色,却着实是清秀,虽比不上蓝曦臣的惊为天颜。让人看着也足够让人舒服“泽芜君客气了是我未曾远迎,泽芜君有事但说无妨,翊参所知必回”

  “涣之前 跌落悬崖,被人所救,敢问安公子可知是谁所救”

安翊参愣了愣,随即勾唇一笑“泽芜君不远万里来到乐陵,想必也是知道个中过程,今日前来不过是想得到一明确答案罢了”

“安公子,所言不错,若真是安公子所救,这救命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不知泽芜君要如何报答 ”

听到这里蓝曦臣心下了然也大致明白了救了自己的就是眼前这人了

“救命之恩,无论什么要求涣都会尽力去做”

“倘若是嫁娶之事呢”

“这.....”

“泽芜君不必为难,我说来玩的”

“不知安公子为何有此想法”

安翊参似是纠结许久,终是叹口气,缓缓说道“泽芜君也看到了如今我缠绵病榻是当初灵力不济吸入过多瘴气所☞,我父亲本就操心我的嫁娶之事,如今一病,家父更是操心,实在是不忍心看到父亲再操心了”

  “安公子为何说是嫁娶?”

“因为我是坤泽之身”

  “坤泽?”

“没错,之前和泽芜君交颈而卧的事,泽芜君大可放心,我不会说出去。若无其他事,泽芜君请回吧”

  蓝曦臣并没有动,他不是没有想过说不定当初救他的是江澄,来之前还抱了希望,如若不是,他便到莲花坞找江澄,如今看来,是毫无希望了,今生看来是与他没有缘分,而如今安公子以一坤泽之身照护数天还。。。如若不答应,这辈子怕就毁在了自己手里。罢了终究是缘分不够罢了。

  “安公子。。。。”

“泽芜君还有何事”

“婚嫁之事还是需要家中长辈定夺,涣回去与叔父商议,定以十里红妆为聘,求娶安公子”

“泽芜君不要诳我,也不要觉得我可怜我,我宁愿不嫁也不要一分怜悯”

“涣之所言句句真心,还请安公子等候几日,涣必给答复”

“好...我便信你。”

“涣,告辞”

  蓝曦臣退出房间,和安宗主告别后,御剑回到姑苏云深不知处,向蓝启仁禀告此事,蓝启仁听闻这安家公子是地坤且品行良好,是个孝义之人,加之是蓝曦臣的救命恩人,觉得此事并无不妥,与族中长老商议之后,亲自前往乐陵,约定婚期。就在两周后的八月二九。确定婚期后两家大发请帖


【羡澄】鱼水之欢

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

第一次开车,请见谅,

详情看评论,不知道发没发

一线牵07

【曦澄】一线牵07

人物ooc预警!过度一章

迷糊大蓝蓝设定

 

 

   等到江澄再次醒来时,已是在自己房间。江澄撑起身体看了一眼,发现守在自己床边的竟是江枫眠,江枫眠以手撑头,在桌子上撑头小眠,江澄看着,突然有些想哭,这是他一直想看到的。江澄想起身给他披一件衣服,却也是牵扯到了身上伤口。不免嘶的一声,倒抽一口冷气,声音虽小,也惊醒了江枫眠,

  “阿澄,你醒了?”江枫眠走过去扶着江澄躺下“找过郎中给你看了,身上的伤还是静养为宜”

  “阿爹…阿爹你一直在这里?阿娘呢?还有金凌呢?他回来没有?”

  江枫眠面对江澄连珠炮似的问题,耐心给他一个个回答“我和你阿娘轮流守着。我看她太累了就让她回去歇歇了,阿凌也早就回来了。他也担心你。和子轩一直都在找你的下落,阿羡他们如今都在莲花坞等你醒过来,

   江枫眠想到了什么似的。出门让几个门生去告诉其他人江澄已醒,不要在担心着了。回身给江澄倒了杯水递给他“阿澄,你这段时间去哪儿了。去了好多地方也没找到你”

   “阿爹,我…”

  “师妹!我听说你醒了!”

  “舅舅!你醒啦!”

  两个人突然闯进来江澄冷不丁的被吓了一跳,杯中水没拿稳就撒了出来

  “嚎什么!我又没死!”

  “江澄你不知道你都昏了五天了,还是蓝湛发现你带你回来的”

  “蓝湛?他?”江澄想想都是一身鸡皮疙瘩“他现在也在莲花坞?”

  “没有,兄长受伤了,蓝湛他回姑苏主持大局了”

  江澄得知自己昏迷前见到的那个人不是蓝曦臣有些失落,但很快也是调整好了。

  “舅舅…”金凌低着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阿凌你在磨蹭什么,还不快和你舅舅道歉。要不是你乱跑,你舅舅怎么会受伤”金子轩的声音传来,江澄看去。金子轩和虞紫鸢站在房间门口看着房间内的

  “阿娘…我…对不起害你们担心了”

  “人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阿澄你最近就养好身体,其他的有我和你爹在呢”

  江澄因祸得福,虽然是受了伤,但也因此可以休息一下,过起了大少爷的生活,魏无羡和金凌就成了江澄的贴身小厮,负责照顾江澄,

  

 

 ——云深不知处——

   蓝曦臣的寒室里站满人。蓝家长老们聚在一起研究蓝曦臣的伤势,却都无能无力

  “穷奇之毒,太过凶险。好在在我们之前已经有人为宗主医治了,不会伤及性命,如今之计宗主应去后山灵力充沛之地好好疗养。不出两月应是痊愈”

  “对,大长老说的是,蓝家我觉得可以暂交启仁和忘记管理。曦臣安心养伤才是,同时全力找寻那位救命恩人。好生相待”

  长老的提议得到了蓝家上下的一致同意。长老坐镇蓝家,蓝家小辈照常夜猎,顺带寻找恩人,因着云梦和姑苏离得较远,也就不清楚有这个事,该作甚作甚。日子也就一天天的过去了。蓝家如此寻找一个人,自然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也就打起了坏主意。

 

  先来这些。过度一章下一章开启虐心模式,请自备纸巾!

有劫查收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炸酱面。北方人钟情炸酱面不解释

2.当写手多久了?

快5个月了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差不多5.6万,


4.-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一个写手?现在呢?

有脑洞,不写出来真的是可惜。抱着尝尝看的心态写的。现在忙于工作,填坑看心情了…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高一吧。那时候是写在纸上的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这文笔不错不错,就是文风稚嫩。啥?这是我写的?看来我没什么进步啊!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同人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忠犬攻女王受,温柔攻傲娇受


9.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曦澄。一直再给曦澄写


10.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幼儿园文笔

11.最喜欢的作者是?

鸭太号太不解释啊!


12.平常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会啊。看文比填坑爽

13.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没有,自己的文自己写。有自己的风格


14.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样?更新频率如何?

还行吧。更新随缘哈哈哈哈哈哈


15.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吃着火锅唱着歌。喜欢听同人音乐

16.灵感枯竭的时候会怎么办?

拒绝写文,等到有了灵感在写

17.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Abo

18.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

有人评论


19.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

文风不够成熟吧

20.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详情请看[欠]感觉爽极了在吧!

21.写过h吗?

写过一次,啊,不会写h啊!

22.坑品怎样

随缘!还行?反正现在还欠梗


23.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有啊。因为还有一群朋友

24.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开心就好

25.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没有…可能更疯了一点


26.写完之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没有。写完就发


27.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最反感有人突然叫我做做什么。没时间也容易忘了写什么


28.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转型吧。由甜变虐,有单纯变老司机


29.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吧

虽然你写的烂,但总要填完坑!加油!做自己无需多言!

30.艾特几位好友继续吧 @枉生  @晓南 

不好意思占个tag


欢迎各位来玩




一个群宣,魔道纯语c向




1 这里是个一本正经的语c群,禁黄豆,禁白,必须阅读过原著和动漫的




2 不重皮,不物拟。皮满封群




3走原著向,可以有私设,私设上传相册




4群内cp自组。公平竞争。

请假条

抱歉各位,家里有白事,停更几天,实在没心情

一线牵06

含私设,ooc见谅

ABO设定

一线牵06

ps蓝曦臣五感尽失,看不到听不到闻不到曦澄二人的交流都是通过江澄在蓝曦臣手心写字完成的

江澄和蓝曦臣二人掉下悬崖后,和外界失去了联系,外面的人也在一直在搜寻二人

云梦莲花坞

  “什么叫失去联系,叫你们跟着都是一群废物吗”虞紫鸢听着原本跟着江澄的人回话,不免气急“叫你们跟着你们没跟上还好意思回来”

江家弟子不敢回话只好站在一旁低头挨训。江枫眠安慰虞紫鸢“三娘不要生气,阿澄不会有事的,你先暂且呆在莲花坞,我带人去找,倘若阿澄回来,你也要及时传信给我们。”

“不行,我不放心阿澄,我要和你一起去”

“三娘,除了我们江家以外还有蓝家,子轩也带人去找了,你放心我一定带阿澄回来”

“...那好,一定要找到”

“嗯”

随后江枫眠便带着江家弟子赶赴三泉山,与此同时蓝家金家聂家都派出人去寻找这失踪的二人。

【三泉山悬崖下林中小屋】

蓝曦臣的症状并没有见好的趋势,二人的交流都是通过写字交流,江澄会在白天的时候出去找点吃的,晚上二人同塌而眠,和衣而睡,第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二人都十分有默契没有再提,江澄也明白这里迟早会被人们找到,他们两个就要各回各家,重新过以前的日子,江澄突然觉得如果能和蓝曦臣一直在这里生活也不错,江澄感觉到肩膀一沉,回头一看是蓝曦臣

“这里有些湿寒当心着凉”

【没事你怎么出来了】

“没有找到你出来看看”

【我没事,回去吧】

江澄扶着蓝曦臣回到屋子里坐下

“公子可否告诉在下姓名,改日在下一定报答,”

【我只是山野莽夫,我们也只是萍水相逢罢了】

“公子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像是一位故人”

【什么故人】江澄听到这话心底有些泛酸,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在下心悦于他却不敢言明,只能远远观望”

江澄听到这话,心突然疼了一下“蓝曦臣....原来已有心悦之人,原来是我心存幻想,也是泽芜君佳名在外,又怎会没有心仪之人”

江澄感觉到有灵力靠近,隐了灵力藏了起来,来人穿着蓝家校服,正是前来寻人的思追和景仪,江澄看着也稍微放了心,顺着窗户逃了出去,几个蓝家弟子找到了蓝曦臣,跑了过去

“泽芜君?!泽芜君!”

蓝曦臣感觉到有人靠近“谁?”

思追也发现了蓝曦臣的不对之处,小心翼翼的靠近蓝曦臣,把抹额放在了蓝曦臣手里,蓝曦臣也认了出来

“快你们去找找附近有没有一个年轻公子,他救了我快去找”

“是!”

思追带着蓝曦臣离开,蓝曦臣站在小屋门外,虽然他看不到这些东西,却依旧像努力记住,这几天和这个公子在这里生活的几天,自己感受到的是从未有过的宁静,他自己特很好奇,明明是从未谋面的人自己却不排斥,蓝曦臣苦笑了一下,跟着思追离开了这里,景仪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人,也离开了,江澄确认蓝家人离开后,从藏身处走了出来,他明白自己该回家了,等了个把时辰,江澄御剑飞出了悬崖,特意绕开搜寻的人,飞向莲花坞,当江澄飞到云梦地界时碰上了江家的人,也许是这几日江澄照顾蓝曦臣没有料理自己身上到的伤口,御剑又消耗了不少灵力,江澄支持不住的晕了过去,失去意识前江澄恍惚看到了蓝曦臣的脸。

“是错觉吧.....”

一线牵05

 

“蓝曦臣!”江澄解决了穷奇便也跟着跳了下去,虽是悬崖,但下面有一湖泊,外加悬崖并不是很高,江澄掉进了湖里,江澄游到岸边,上了岸

“蓝曦臣!蓝曦臣”江澄四处找着蓝曦臣,江澄眼睛好,一眼看到了树边有一白色布料,走过去拿起来一看,这白色衣料正是蓝氏校服的料子,江澄握紧了手中布料,

“蓝曦臣!你在哪!”江澄围着这里找,离这不远处江澄见一棵树上有些血迹,向上一看,果然蓝曦臣掉下 悬崖被树接了一下,捡了一命,江澄跃到树上,接了蓝曦臣下来,

“蓝曦臣?蓝曦臣你醒醒,蓝曦臣?”江澄试着唤醒蓝曦臣,但蓝曦臣毫无反应,江澄扶起蓝曦臣,也许是老天爷看这两人太过可怜,这悬崖下面竟有一处茅草屋,看起来有些破旧,但也能遮风挡雨,江澄推门进去,里面的家伙什都布满了灰尘,江澄皱了皱眉,把蓝曦臣的外袍脱了,铺在床上,把蓝曦臣平放在床上,安置好蓝曦臣,江澄为蓝曦臣输入灵力探查,发现蓝曦臣受到穷奇一击,内伤颇为严重,江澄拿出乾坤袋,江澄出门夜猎都会准备一些药物,江澄拿出灵药喂蓝曦臣吃了下去,江澄又探了探蓝曦臣脉,暂时平稳了下来,江澄看了看茅草屋的环境,皱了皱眉,挽起袖子开始清理,江澄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打扫干净,江澄清理干净坐在一旁守在一边,

按理来说蓝曦臣吃了灵药,应该会醒过来,可到了天黑蓝曦臣也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江澄又给蓝曦臣输送了几波灵力,都放佛是泥牛入海,没了踪影,江澄心里隐隐不安,感觉并不想普通内伤,又不知哪里的问题,只能定时给蓝曦臣按时喂药输送灵力,这样日子一连过了三天,江澄 一直没有休息有些疲惫,实在有些疲惫,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儿,江澄休息了没多久,感觉有人靠近,刚醒便被一人抱在了怀里,江澄回头一看,正是昏迷许久的蓝曦臣

“蓝曦臣你放我下来!放开我!”

蓝曦臣置若罔闻把江澄扔在了床上,欺身压了下去,江澄不断挣扎,奈何蓝家人力气奇大,江澄动不了蓝曦臣分毫,江澄也发现蓝曦臣的 不对之处,平日里的蓝曦臣温和儒雅,现在的蓝曦臣双眼无神,粗暴不已,江澄明白怕不是穷奇搞的鬼,江澄试图唤醒蓝曦臣,但毫无用处,蓝曦臣低头吻在江澄脖子处,手直接撕开了江澄的衣服,江澄知道自己挣扎也是无用,心里默念道“一次,就一次,一次就好”江澄伸手环住蓝曦臣,努力适应贯穿时的痛,而人交缠的身影一直到了天亮 ,

第二天江澄浑身仿佛散了架一样,而旁边的地方是冷的,江澄猛地起身,却牵扯到了身后伤口,嘶的一声叫了出来,

“公子你醒了?”

江澄一愣,看向声音来源“蓝曦臣你醒了”

半天没见蓝曦臣 回话,江澄试着提高音量又说了一遍,蓝曦臣依旧没有回应,江澄看向蓝曦臣的眼睛,原本晶莹澄澈的眼睛失了神采就像一潭死水一样,江澄忍着不适下床,伸手在蓝曦臣眼前晃了晃,果然毫无反应,蓝曦臣觉察到有人靠近,

“公子?抱歉我好想听不到声音了,也看不到了,在下蓝曦臣,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昨晚。。。”

江城急忙拉住蓝曦臣的手,在他的手心写下“昨天晚上什么事都没发生,你受了伤,以后都会好的”

蓝曦臣想了想“公子请问您可看到一紫衣男子,他可有受伤?”

“没有,悬崖下面只有你一人,我没看到他”

“没有就好,说不定已经被人救走了”

江澄看着蓝曦臣这个样子,终究是没有说出自己身份,就陪他在这里多

[曦澄]一线牵04


  Abo设定,含私设
婉拒ky
曦澄大家的,ooc我的

   二人循着声音来源飞去,在距离来源不过百步之余降落,收剑入鞘,步行过去,二人躲在一巨石之后观察情况,只见一青面獠牙之兽蹲于水流旁边,吸收水中灵气,此兽身量三丈有余,背生生双翅,外貌相虎。躲在石头后的两人观察完商量对策
  ‘“泽芜君可识得此兽?”
“山海经中提到过‘有兽名曰穷奇,穷奇壮如虎,有翼,食人从头始,所食被发,在犬北,一日从足。’看这凶兽样子,应是穷奇无疑”
  “穷奇啧当年跟魏无羡那小子碰上了屠戮玄武,今日又碰上这穷奇,这年头凶兽都喜欢结伴出来了?”
  “江宗主不要大意,这灵山的灵气如今被他吸食殆尽,说不定有了灵智化人之能。此番应对还需小心。”
  “泽芜君此番话语可是有了对策?”
  “我们将它引到悬崖之上自有办法封印治他”
  “好”
   江澄瞄准穷奇分不开心的时候,足尖轻点,跃至半空,紫电光芒大作,化作长鞭,狠狠地抽在穷奇背部,穷奇吃痛,看向攻击来源,江澄又是一鞭抽在了穷奇眼睛上,穷奇痛的睁不开眼睛,江澄会出第三鞭,这鞭下去竟是见了血,可见力度之大。江澄落在穷奇十步之于的地方,穷奇发出怒吼之声,江澄半步不挪,看着这面目丑陋的兽,心生嫌隙,穷奇猛地扑向江澄,一道蓝色光剑猛地划伤穷奇的两只前爪,穷奇被迫停了下来,蓝曦臣挡在了江澄之前
  “江宗主,可有被伤到”
  “泽芜君未免把在下想的太过柔弱了,他还伤不到我”
  “是涣多想了
  穷奇吸收灵气被打断已经是非常恼火了,又接连吃亏,更是恼怒,对着二人便吐出火球,蓝曦臣撑起结界护住自己与江澄,江澄将紫电沾了水对着穷奇的嘴抽了上去,穷奇吃痛闭了嘴,这一鞭子也彻底惹怒了穷奇,穷奇对着二人展开攻势,穷奇上古凶兽,力气奇大,也十分暴虐嗜血,江澄的四鞭子完全激怒了穷奇,攻势也越来越猛,二人只能躲避攻击完全抽不开身去攻击
  “这样下去不行,泽芜君,我来牵制住他,你去攻击他的咽喉”
  “还是我来牵制他,江宗主你去攻击吧”
  “废话少说,在这么推脱下去谁都走不了,泽芜君可不要小瞧人。”
   江澄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蓝曦臣心里也明白再犹豫下去今日可能真的就出不去了,蓝曦臣念及此,闪身出了穷奇的攻击范围,穷奇看到蓝曦臣逃离,刚想要攻击,江澄召出三毒,一道紫光便斩向穷奇眼睛,穷奇看向江澄
  江澄手持三毒指着穷奇“你在看什么,你你的对手是我。”
世人只知江澄擅长用鞭,却不知江澄剑法绝妙,丝毫不输四大世家中任何一人,江家本身修炼的便是剑法,江家剑法讲究快轻狠,江澄自由练习剑法,身段又比其他男子更加轻盈柔软,把江家剑法发挥的是淋漓尽致,可穷奇也不是什么善茬,毕竟也是上古凶兽,江澄一直找机会想给蓝曦臣找出时间却也是没有找出,江澄如今又是坤泽之身,一番缠斗下来,有些力不从心,一个不察便被穷奇甩了出去,蓝曦臣在一旁找穷奇的罩门,这穷奇仿佛真被蓝曦臣说中般开了灵智,一直拿江澄做当挡箭牌,蓝曦臣一时半会也是没有办法,看到江澄被打飞了出去,蓝曦臣再次挡在江澄身前,江澄抬头看了看蓝曦臣,感觉蓝曦臣此时和平时不太一样,平常的蓝曦臣给人的感觉是如沐暖阳温润如玉的感觉,此时的蓝曦臣冷若寒风,周围带了一股肃杀之气
“蓝曦臣。。。你是生气了么”
蓝曦臣确实是生气了但他气得是自己,堂堂一天乾竟然让一个地坤来掩护自己,自己还没有保护好他,让他受了伤,更何况这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蓝曦臣看向穷奇的眼神里除了杀还是杀。蓝曦臣驱动朔月,朔月一分为数,攻向穷奇,朔月划得穷奇遍体鳞伤,疼的吼叫不停,蓝曦臣打横抱起江澄
“蓝曦臣你做什么?”
“江宗主,得罪,我现在要把它引到悬崖之上”
蓝曦臣抱着江澄踏上朔月直奔悬崖,果不其然穷奇也跟了上来,二人到了悬崖,蓝曦臣放下江澄,看着穷奇落在二人面前,蓝曦臣念诀,穷奇脚下光芒大起,穷奇发出惨叫之声
“这是?”
“来之前我便猜想这里可能又妖兽出没,此处是整个山脉阳气最足之地,来寻你们之时便在这里下了封印阵法,刚刚我们和他的交手消耗了他的大部分气力,他是逃不出阵法的”
“原来泽芜君早已谋划清楚,江某佩服”
江澄突然被蓝曦臣 抱在怀里,还没反应过来,便传来一声闷哼,蓝曦臣松开江澄往外一推,掉下悬崖
“蓝曦臣!!!”
江澄回头一看,果然是那穷奇搞的鬼,江澄一手持鞭,一手持剑
“你这个畜生,我要扒了你的皮,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紫电和三毒光芒大作,江澄将穷奇用紫电打了个半死,拔出三毒,挖了穷奇的眼睛,最后一剑贯穿了他,穷奇挣扎了几下没了气息,紫电化为指环回到江澄手上,江澄脱力般坐在了地上,缓了缓,用三毒撑起来,走到崖边,也是跳了下去
“蓝曦臣,我不许你有事,你给我好好活着。。。。。。”